精华都市小說 一品權相 曉陽高-第209章 遙聞楊詠石鑒賞

一品權相
小說推薦一品權相一品权相
走进一个亭子,四周都是莲池,莲池虽说不大,却幽静而素雅。看着荷叶在风中摇摆,韩玉芝也不去猜姐姐陈羽霏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消息。
因为在韩家之外,与自己有关联的,就是那个人而已。但那个人已经注定不属于自己,他如今怎么样,知道了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。
陈羽霏原本还想等妹妹催她快些说,可看到韩玉芝这个样子,也明白妹妹心里在想什么。虽说自己比她大三岁,这些年又在外面跑,惹是生非,四处找人打架,听说了很多江湖上的事情。
但相比于面前这个蕙质兰心的妹妹,自己反而有种她才是姐姐的错觉。不过,对这个妹妹,陈羽霏确实喜欢。不仅仅是韩玉芝颜值高,智商高,气质高的三高女,在这个妹妹面前,陈羽霏有种家的感觉,亲人的感觉。
而这些年与韩玉芝相处,也逐渐了解这个妹妹。见她定定地看着前面的荷叶,陈羽霏说:“千凿万锤出深山,烈火焚烧若等闲。粉身碎骨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!”
陈羽霏念毕,见韩玉芝已经看过来,知道这诗已经撩动了妹妹的心。陈羽霏故意不看韩玉芝,继续说,“哎呀,眼前的荷花真美啊,比美人都更美。”
“姐姐,什么呀,乱七八糟的。”韩玉芝自然知道姐姐是在故意的。
“妹妹,你知道,我不知什么诗文,哪懂什么?我觉得,我说的这几句赞美荷花的言语,比什么诗文都更好。是不是?”
“是是是,姐姐自然是对的。”韩玉芝笑了笑,但神态完全被先前的诗句吸引,还沉浸在这诗的力量中。
但陈羽霏并不再说那诗,韩玉芝见她如此,也不追问,从亭台的小桌上,拿出一张素纸,笔和墨,然后提起素腕,在纸上刷刷刷,将诗的四句诗句完整无差地写出来。
“姐姐,诗名呢。”韩玉芝说。
“嗯,我想起来了,叫《咏石》。据说啊,这诗是县学夫子要刁难某人,临时指着一块顽石命题作诗,要某人学前朝曹植七步诗。这个家伙,绕顽石一圈,四句就有了。妹妹,这诗到底好不好?”陈羽霏听说一些情况,这时候,自然会说出来给妹妹得知。
到京城之前,陈羽霏也在琢磨,这个家伙哪像读书人的样子?儒将也不该如此。在柳河县城外高台下擒拿冬梅,在小山头上,与春桃对战,这还是一个书呆子吗?他什么时候学成这一身功夫的,看他的身手,与平时所见的,偏偏又完全不同的套路。
哪怕这个家伙武力值不算高,但却有一股拼命的勇气,这不是平常见到的书生们所具备的素质,也令陈羽霏懊恼不已。
“姐姐,诗好不好,你什么时候也关心诗了?”韩玉芝说。
“我不关心诗啊,但我得关心我妹妹,是不是?”陈羽霏嘻嘻地笑,将心里所有的感触都赶跑。
“是他做的诗?”韩玉芝声音低得都听不到,脸上悄然爬出一抹红。
“那个书呆子,”陈羽霏故作大气地说,“嗯,如今在荆蛮楚地过得快活,我才看到他。还不错,会作诗。妹妹,那家伙并不像京都的人说的那样,是个书呆子。我见他……”
“怎么啦,他怎么样?”韩玉芝说,逐渐地适应了谈论杨家那个曾经见过两面,目前已经很模糊的影子。
“那个家伙很怪,说不清楚。”陈羽霏说,随即笑起来,“妹妹,他在荆蛮楚地五年,大家也说他是书呆子,十二岁的那年,考取了秀才。后来还是天天在家温书,不同他人往来。据说是每月可出来两天,呆呆的,也是无法合群。
只是,今年他突然就变了。听人说他带着身边那个大个子,冲进王府,后来又和蛮族的人在一起。哪还有半点书呆子的样子?妹妹信不信,他这时候打架都很厉害了。”
“他学会打架?”韩玉芝有些惊讶,随后也不等陈羽霏给什么答案,将《咏石》诗念诵出来。有这样心志的男人,怎么会去打架?“人家欺负他吗。”
“也算是啊。”陈羽霏说,“右丞相府在荆蛮楚地孤立无援,上次魔教有不少人到荆蛮楚地去闹事。我事先得知,也跟着过去了。妹妹,魔教你知道吧,他们有个圣女,很厉害的。圣女身边有四个侍女,也很厉害。一般人都打不过的,当然,她们肯定不是姐姐的对手。
这一次,魔教去荆蛮楚地,也是想顺手将右丞相府一家除去。当时在端阳节献诗会上,那个家伙从台上下来,就被圣女身边一个叫冬梅的,准备刺杀他。冬梅的突袭,确实将他制住,但没走多远,却被他和大个子一起,将冬梅擒下。
再后来,在离他家不远的一个小山头上。魔教圣女带了几十个精锐,也是准备对付杨家的。却被他带着一半的人数,将魔教精锐全部斩杀。我赶到山头,见魔女和大个子在拼杀,而那家伙跟魔女的另一个侍女春桃在拼杀,岌岌可危。真的好险,好在姐姐赶到了,赶走了魔女。
原本我可更快来见妹妹的,只是,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找那魔女,也担心魔女突然杀回马枪。”
“他居然这样厉害?”韩玉芝的脸上,满是担心和劫后余生的庆幸感。
“我也不知他是怎么回事,下车再见到他,我帮你问问。”陈羽霏说。
冷邪冥王的心尖宠
“姐姐,他是他……”
“知道啦、知道啦。妹妹你总这样可不行,要不,姐姐带你去荆蛮楚地?”
“姐姐别乱说了,早几年我们就互不相干啦。”韩玉芝说着,那种黯然之态却无法掩饰。文朝的女子,特别是大家大族的女子,几乎不存在自己择婿的可能。
“心里放不下,又不敢去见他。你说,怎么办吧。”陈羽霏也知道韩家的情况,确实,韩家即使不算京都里的大族大户,也没有传袭千百年的根。但韩家依旧是文脉传家之人,韩玉芝确实走不出那一步。
“妹妹,万一家里给你重新定亲,你心里又忘不了那家伙,怎么办?”
“那是妹妹的命,又能怎么办?”
“到时候,我把妹妹劫走。”陈羽霏恶狠狠地说。